开奖结果

《过年》那青菜和肉混合的香味弥漫着整个院子

ʱ䣺2019-11-15

  小时候到了冬季,期末考试一过就等着放寒假,就开始掰着手指头数日子,盼着春节早些来到,可以亲戚一大堆围在一起吃年夜饭,走家串户的拜年得压岁钱,玩花炮,穿新衣裳,吃上传统特色的美味佳肴。大人们领着参加家族的祭祀仪式,认祖归宗,享受整个传统佳节的过程。

  过年,意味着孩子们正向着充满期待的未来迈进,而对大人们来说会有一笔不小的开支。那正流逝的时间对他们构成巨大的压力,不仅有好多目标未实现,好多生命中的任务未完成,却已向衰朽的残年滑落。

  过了小年,每家每户开始找出放置了一年,烧年饭用的家什去清洗。准备好的干柴,棉秸秆,草把子也都倒腾出来。那用半个汽油桶做的柴火灶搬到了院子里,锈渍斑斑的大铁锅和黑漆漆的大蒸笼抬到池塘边去清洗。重新登上舞台的大铁锅擦拭得干干净净,大蒸笼也恢复了本来的颜色,油光锃亮。大蒸笼可是用过了几代人滴,比家里孩子们的年龄都大许多。

  大年三十的上午,厨房的案板上已放好了年夜饭所用的主菜,配菜和各类调料。经过洗、切、炒、烩、卤、蒸随时准备上桌。那尘封了多年,五十多度自酿的乡村老酒也摆在了神龛上,只要一揭盖,那酒香四溢飘满了整个堂屋。那种农村特有的,蓝色花纹图案的瓷酒壶,三两一口闷的花边大口瓷酒杯,配上花边竹筷子,整齐的放置在堂屋的大方桌上。

  堂屋正中的神龛上摆上了供果,燃上了香烛,大家一起烧了纸钱叩了头。旁边的小桌子上,摆放着各类水果,糖酥和倒上了热茶的茶杯。奶奶说,家里的祖先都回来了,先让他们喝喝茶,聊聊天,一会在吃年夜饭。

  由于厨房的土灶不够用,于是把铁灶摆在了院子里,添上了草把子、棉秸杆烧着后,又放上了花柴。熊熊烈火烧起来了,搁上大铁锅添上水,架上大蒸笼,待到热水沸腾蒸气弥漫时,在将蒸笼格子一层一层的端下来,下面铺上切好的藕、萝卜、茼蒿,上面摆上早已调好入味的鸡肉、鱼肉和大片的五花肉,俗称三蒸。然后,一层一层的在大铁锅里搁好,经过不停的往锅里加水,大烧猛蒸。十多个小时过去了,那青菜和肉混合的香味弥漫着整个院子,和着升腾的烟雾笼罩着整个的农舍,狗在叫,孩子们四处乱窜。一时间,整个的乡村都沉浸在一片热闹祥和的气氛中。

  年夜里,烧花柴出刀才,我理解的刀才可能是将才,烧秸杆出秀才,秀才嘛就是有学问的知识份子,都是老一辈流传下来好的愿望与企盼。

  记得小时候,我往那熊熊烈火的铁灶里扔了一个小鞭,“嘭”的一声引来大人们一连串的训斥,没挨揍,因为过大年大人们一般不会打人的,有种幸灾乐祸的感觉,跑到屋外为自已的恶作剧笑个不停。

  中饭,大家都简单的吃了一些,填饱肚子就行。慢慢地天黑下来了,远方的亲人也都归巢了。熬到十一点左右,年夜饭终于开幕了,首先上桌的是十大碗,然后是热气腾腾的大蒸笼格子。大人们往桌上的空杯里斟上酒,奶奶在一旁念念有词,召唤那些逝去的亲人们回家团圆,叫着他们的称呼,而我们小孩子则在一旁不知所以地看着。过后,大人们将杯中的酒倒在地上,奶奶会说,先人们都吃完了,我们上桌吧。于是,亲戚们赶紧落坐,长辈坐在中堂正中是上座。然后,孩子们坐下,最后大人们有坐有站。

  父亲到门外点燃了鞭炮,噼里啪啦的鞭炮声震得耳朵发麻,火药味窜进了屋子里,门是不能关闭的,得半掩着,怕还有先人们未回家。www.308309.com

  院子被铁灶里的火光映得红彤彤的,屋子里大家推杯换盏说着祝福的话语,暖暖的情音在乡村的夜空里飘荡,传出好远好远,静谧的田野瞬间被久违的亲情乡情覆盖。

  屈军雄,网名孤独客,湖北省天门市人,1991年至1994年原北京军区24集团军宣传队服役,1995年参加工作,2002年下岗,成为一名外出的农民工,喜欢诗与散文,一直写诗自娱自乐,陪伴打工的旅程。

  天门市广播电视台资深主播,国家一级播音员。“行风热线”、“竟陵读书会”主持人,曾荣获“湖北省十佳播音员主持人,“湖北省优秀新闻工作者”称号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