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大仙研究中心

拿割韭菜的钱拍下巴菲特午餐扒皮孙宇晨一个糟

ʱ䣺2019-11-06

  原标题:拿割韭菜的钱拍下巴菲特午餐,扒皮孙宇晨,一个糟糕的90后投机暴富模板

  在虚拟货币泡沫破裂让乌烟瘴气的中国币圈消声快一年后,孙宇晨这个名字再次蹦到了人们眼前。

  几天前,他花456万美元拍下“巴菲特午餐”。离吃饭的日子还早着呢,这个波场场主就已经给自己制造了一波又一波话题。从要给巴菲特“装币”,到碰瓷攻击曾质疑他的搜狗CEO王小川。不是我们故意要送一个蝇营狗苟之辈上头条,而是这两天你在新闻里想绕过这个名字,几乎是不可能的。

  孙宇晨是谁?要是你百度一下,会蹦出来“北大学霸”、“马云门徒”和“90后创业代表”等等一连串定语,但事实上这些形容词基本就相当于地摊上盗版成功学秘籍的腰封、天桥下保健品上贴着的“国家认证”。孙宇晨跟那些身穿白大褂站在县城舞台上向老人卖假药的贩子们、你朋友圈里那些晒奥巴马合影的微商们、执迷传销组织不可自拔的亲戚们,并没什么差别。

  他说他靠着“奋斗”走向成功,但在他的字典里,这俩中国字跟你理解的意思完全不一样。孙宇晨口里的“奋斗”,指的就是投机,说他精致利己都是表扬他,他就是个纯粹的投机者。他至今29年的人生就是由各种投机行为构成的。

  孙宇晨的确北京大学出身,这或许也是他一直很在意王小川的评价,并暗怼王小川的原因,毕竟王小川是清华的。

  不过最开始孙宇晨是读的北京大学中文系,后来选择降级一年转到历史系,原因在于历史系容易拿高分。且在2010年底,因担心被北大开除,孙宇晨申请提前一年毕业,于2011年秋入读宾夕法尼亚大学的东亚研究专业。

  北大就读期间,孙宇晨还曾宣布以独立候选人身份参选北大学生会主席,且竞选一事历经数月,孙宇晨曾向外界宣布已攻下半数以上票仓,但却未出现在竞选现场。事后他的解释是:竞选几天前,校团委工作人员将他“监禁”了十几个小时,逼迫他退选。

  公开资料中,2015年孙宇晨推出第一款90后语音实时社交产品——陪我APP,被称为“90后移动社交第三极”,主打“不看脸”的“声值社交”。

  此后孙宇晨就以90后创业者身份,顶着陪我APP创始人、CEO的头衔,在外招摇过市。

  陪我APP的创始人是蔡跃栋,就是后来的同道大叔。2015年,蔡跃栋将陪我APP卖给了手里握着一笔投资特斯拉股票、炒比特币赚了大钱,又回国创业,拿到了一轮IDG的投资急需塑造90后创业者人设的孙宇晨。且之所以孙能拿到IDG的投资,也是IDG本身也想要打出一个支持90后创业者,以跟风彼时创业热潮的概念

  很长一段时间,孙宇晨都以自己是马云最年轻门徒身份自居。坦言自己与马云“相见恨晚”。据报道,如果哪篇合作稿没用这个称呼,孙宇晨就觉得对他“定位不准确”,要改一改。

  不知道的还以为孙宇晨是阿里的人。实际上,这只是孙宇晨自我标榜,甚至比此前惹起外界广泛争议的“阿里离职美女高管”,更与阿里八竿子打不着。

  后者确是阿里出身,只不过未到高管这一头衔,而孙宇晨则与马云产生关系,只是在于湖畔大学。孙宇晨是2015年湖畔大学第一期学员,同期还有王利芬、汪小菲等人。按孙宇晨的说法,汪小菲岂不是也能扣上马云门徒的身份。

  且事实上据了解,阿里公关层面亦对孙宇晨的这一自我标榜发出对抗议,提出警告,要求其不得再借马云门徒的名义背书。

  甚至在湖畔大学课程结束后,孙宇晨的毕业论文是关于区块链的。但他不懂区块链,于是找公司原COO刘明写开题报告。根据刘明透露,当孙宇晨找他替写开题报告时自己很不满,但为了维护创业团队的和睦没能撕破脸,只好“瞎凑了些东西”给孙宇晨,孙拿去应付马云。

  2015年7月,另一位知名的90后创业者马佳佳刚刚言之凿凿“90后不结婚”,转眼又在网上搞起了众筹讨要份子钱,名义就是“马佳佳、孙宇晨大喜的日子,打赏抢婚”。

  事实上这本质上可能只是一场商业活动。孙宇晨与马佳佳二人互相借势抱团营销之外,也帮助某众筹平台强势推广一波,收获流量。

  近年来,孙宇晨在社交媒体上非常活跃,一直在借社会热点话题,提高自己知名度。

  比如去年小黄车深陷押金退还危机,孙宇晨就站出来称可以先帮一万个ofo用户把押金退了,当天波场市值涨幅10%。

  今年2月,热心人士赵宇从犯罪嫌疑人手里解救女孩反被拘留14天后,在微博阐述遭遇,孙宇晨第二天便在微博宣布将为赵宇提供一千万的捐助。这条微博,转发6万+,评论6000+,点赞20万+。

  孙宇晨帮一万个ofo用户退押金的微博,并没有提供具体操作方式,微博下方一堆ofo用户询问如何帮退,孙宇晨也没有给出回复。基本上可以判断,这就是一次蹭热度而已。

  到了赵宇事件,孙宇晨的1000万支持计划中,早就埋下诸多条件,1000万支持并非实际支持金额。最后据了解,赵宇案得到公正解决,孙宇晨按条件实际只支持了10万元。

  至于孙宇晨的主战场波场币,实在是没必要打假了。因为,这本就是属于空气币的范畴。

  在最初的设想中,孙宇晨称要将波场做成去中心化的内容和娱乐平台,以便娱乐从业者可以通过拿波场币(TRX)的方式赚钱。然而近2年过去,实用的产品未见落地,反而波场币早就登录了多个海外交易所。

  且不说王小川等古典互联网人物认为孙宇晨是骗子,就连币圈代表人物李笑来也表过态:“你再去看孙宇晨,就不用讲了,他肯定是忽悠。”

  对了,在天价拍下巴菲特午餐后,孙宇晨说要邀请币圈几位大牛共去,但名单中的火币的李林、币安的赵长鹏要么说是派高管去,要么是直接推掉,看上去不太赏面。

  就像所有投机主义者一样,孙宇晨有一张十分虔诚的骗子嘴脸。你去看看他说话的姿态,跟那些一本正经告你“脸上雀斑多是宫颈癌细胞扩散到脸上”的理发店小哥完全一样。如果你不怕恶心,去看看昨天放出的2014年的对话视频吧,我第一次觉得王小川这么可怜:

  你跟他谈技术,他说他央行开过会,你问他公司和个人有什么优势,他说他央行开过会,你说虚拟货币问题在于发币是国家才有的权利,他说他央行开过会。

  拜托,究竟如何混到“和我一起的嘉宾都是周小川、吴晓灵级别的”,花了那么多入场费的孙富翁,您自己心里没点数么?难道要央行出来跟大家也说一说?

  作为一个上了岁数的90后,我也是经历过人人网上公知遍地的时代的人,身边有不少朋友“年少”时还曾关注过活跃的孙宇晨,www.pt444.com读过他《郭德纲苍井空我全要了》之流文章。这几天他们中不少人跟我惋惜,一个曾经看上去颇有点理想的孩子怎么成了这幅嘴脸。

  其实在孙宇晨眼里,那些“自由主义”的价值观口号和他现在满嘴乱跑的“价值投资”,“社会贡献”一样,和他小学就天天流连的传销班里的套话口号一样,都只是通向他功利目标的工具,根本不寄托他一丁点的热忱。他要的只是外界的关注,然后从中获利,无论是钱还是权。

  如果不是在美国读研时被指出抄袭而没法再在公知圈混,靠这种投机能力,孙宇晨如今可能早就成了一名优秀的自媒体工作者。有他在,制造口水、引导情绪、煽动大众、洗稿创造10万+的生意,绝对轮不到“某蒙们”。

  不过这投机的能力在币圈倒是一点也没浪费:孙宇晨复制粘贴各路知名虚拟货币项目白皮书,请来各路大佬站台,靠着自己title满身的光鲜包装成功发行空气币“波场币”,然后操盘收割韭菜大赚一笔。

  不仅如此,小孙还很高调,生怕大家不知道他是投机者。用小鹏汽车创始人何小鹏的话说就是一个骗子还要“招摇过市”。

  但与过往的“窝里横”式招摇不同,这一次孙宇晨傍上了巴菲特,用巴菲特的晚节做自己的垫脚石,而这块石头在国际上是有很强的舆论关注度的。

  孙宇晨把权健和无极限的招数用到了国际上去。恐怕巴菲特也没想过自己创造的“割有钱人韭菜”的玩法,有朝一日被孙用来突破币圈韭菜壁。你都不需要有什么想象力,就能猜到他会跟巴菲特谈什么,无非是秀出一把包装的花里胡哨冠冕堂皇的割韭菜的刀。而这带来的影响将是非常消极的。

  巴菲特客套有礼地回复说:“很高兴Justin(孙宇晨)拍下了这顿午餐,期待和他和他的朋友们见面”。但不妨设想一下,孙宇晨和巴菲特来一个中美全民关注的车祸现场般辣眼睛的表演,影响的可能不只是中国币圈的形象(如果还有一点形象的话)。作为一个个体,孙宇晨的行止,会把中国区块链圈子里本就存在的投机、张狂、唯利是图与不择手段,通通放大。进而形成一种“中国年轻的科技精英都是这副样子”的公众错觉,从而强化一部分美国人对中国人在当下存在的严重误解,甚至被一些美国持对华强烈偏见的人当作样板素材,故意放大这种偏见。

  除此之外,以孙宇晨日常之为人,他也一定不会忌惮再往自己身上贴上一个“代表国家”的标签。到时候,坐在巴菲特面前的孙宇晨如果说他代表中国创新者,代表中国年轻一代,请各位不要意外。但这对我们每一个人来说,真的不是什么好事。

  当一个渴望成功的年轻人看到连孙宇晨这样的人都能赚钱,是否还会更踏实的去参与创新创造,更踏实的将时间投入到真正产生价值的实体经济中去?那些本就越发急功近利的年轻家长们,是不是又觉得找到了一条光宗耀祖的捷径?甚至把这个等同于应该大力提倡的“奋斗精神”?

  在这件事上,中国的媒体和投资界也难辞其咎,一个明明只是每个时代都会出现的轻浮荒谬的个体,却都被放到了90后的大筐子下,“90后互联网下的蛋”、“时代青年”等偷懒描述,硬把孙宇晨安放在了代表一代年轻人的位置。

  如果媒体们这么做是因为“傻”,那力捧孙宇晨的投资机构就躲不开“坏”的质疑。一个个投资人冠冕堂皇地说什么“抢夺90后就是抢夺未来”,那您这就是在告诉我,咱们的未来就是这种人把握着?

  这样的行径在如今这个最需要踏踏实实做事情谋发展的时代,显得更加刺眼,也更加危险。孙宇晨就像是影响更坏的贺建奎,自己价值观扭曲,却还想要给全社会青年都做个“基因编辑”,让大家像他学习,我赚(pian)到了钱,拍下了和巴菲特的午餐,就可以把所有人踩在脚下。

  即便这样,我还是看到了不少币圈人士争相表达对孙宇晨的支持。好吧,也许孙宇晨这样的人真的就是中国币圈这个垃圾场应得的,但他绝对不是中国奋进的年轻人、中国真正的努力创新者们应得的。

  孙宇晨的疯狂,是一种回光返照,是敲给中国过去十年那些浮躁的、不尊重常识的、急功近利的投机主义狂欢者们的丧钟。

  王小川的微博说得挺好,“用极致理性追求真理的科学家,用极致感性追求美的艺术家,以及用大爱对世界或民族做出的贡献的英雄,才能永垂不朽。 ???”

  所以,孙宇晨大可放心:你从小一直想要得到来自人们的认可,想得到行业、公众和社会对于你“成功”的尊敬。但请你真的放心,“成功”,“创新”和“社会贡献”这些正能量的概念,注定永远与你无关。“放到历史长河里,云淡风轻”。人们现在会讨论你,也许你会在热榜上待3天,5天,或许更久。但你终究会在疯狂之后立刻毁灭。因为这是规律。

  在中国,什么人才会花大钱拍下巴菲特午餐?我的答案是:骗子。 因为骗子才需要这种炒作。 其他国家我不知道,但是在中国,这几个花大钱跟巴菲特吃饭的,大都是骗子。返回搜狐,查看更多